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短句 > 相守一生

相守一生

类别:爱情短句 | 发布时间:2016-02-23 | 人气值:599

2010年的春天,是她来北方的第二个季节。经过了整整一个冬季的洗礼,她已经习惯了北方的天气。那天是她这个学期的第一节课,她一大早就换好了暂新的运动裤,雪白的新球鞋,兴致勃勃的准备上课。上个学期的课她上的一直都不怎么顺利,可能是因为刚到北边一切都还不怎么适应,再加上有过几次短暂的感冒,让她的每节课都不怎么愉快,不是气短,就是嗓子干燥难受。回家过年回来,她要以暂新的面貌对待每一节课,因为这是她最喜欢的一项运动。

她,一米八的高个,校篮球队新入围的的队员,高俊挺拔的个头,矫健敏捷的身手,打小就喜欢打球,凭打的一手好篮球考到北方这所学校。在她们中间,她是主力中的主力,无论各方面,她都很优秀,虽然第一学期她的成绩不是很突出,但考虑到各方面原因,老师还是将她招进了校篮球队,因为她很有潜力。

就在那天,他们相识了,一场不期而遇的邂逅,将两个极不相称的人拽到了一块。那天的她在篮球场上所向披靡,打的酣畅淋漓,漂亮极了。就在她们散场后不久,队友们都陆续离开了,她还在收拾自己的护膝时,不远处一颗篮球稳稳地砸到了她的天灵盖上,他当场就被砸晕在地,不过她很快就坐了起来,有个男生跑过来捡球,连忙向她道歉,她说没事,男孩见她坐起来了,转身抱球离开了。她坐在篮球场休息够了,准备离开时,她才发觉自己动弹不了,原来她在倒下的同时扭伤了脚腕,膝盖也擦破了皮,红彤彤的一片露在外边,风吹过有丝丝的刺痛,而且脚踝很快就肿了起来,不一会儿连关节都看不见了。

就在这时无助的她看到一个满头大汗的矮个小伙了朝她走来,她认识他,知道他是每天都在篮球场骑单车买矿泉水的小伙子,她和姐妹们也曾买过好几次,“同学,刚打完球别坐着啊,地上凉。”他说话很好听,语调很诱人。她呆呆的看着他的眼睛,那黝黑明亮的眼珠,好像宝石一般透着灵气,炯炯有神的双眸在春光下越发的有精神。“小妹妹,需要帮忙吗?”见她不吱声,他又开始问了,不过这次他换了称呼,直接叫她小妹妹了,可是眼前这位‘小妹妹’怎么看怎么都不像一个一般的小妹妹啊,一米八的个头,修长的胳膊,曼妙的身材,在他们学校,一看就知道是体育生啊!

她终于说话了“我脚崴了,动不了啦”。她说出这话的时候,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,在他面前,自己俨然是一个小女生。怎么回事?“我的强势到哪去了?”她在内心问自己,为什么见了这个陌生男人,自己不知不觉就不知之前的自己了呢?这时她已经忘记了疼痛,当他试图扶她起来的时候,一阵剧痛从脚踝传了上来她立刻镇住了,一米八的高个顷刻间不听使唤,压向了面前高出一头的他,好歹他还不耐,硬是接住了她,这尴尬的一幕,定刻在了阳光明媚的篮球场上,他扶着她吃力的向医务室走去。

后来她知道了,他是比她高一级的学长,课外时间在篮球场骑单车买水赚钱,用来补贴生活费。而她,打小生活在父母的宠幸下,衣食无忧。但他还是很能理解的。

可是,她怎么都不能理解,在这个比自己矮一头的男生面前,为什么觉得自己这么渺小、这么软弱呢?自己在姐妹面前,可一直都是大姐啊。还有,有事没事就会想起他,他的眼神,他那很好听的声音,剪得很短,但很有派的造型,还有他骑车经过时的身影。姐妹们都说她是喜欢上他了,她知道姐妹们是在嘲笑她,一米八的个头,喜欢一个一米六的小伙,若不是因为爱,谁能有这么大的勇气与决心。她说“我觉得我是真喜欢上他了”听完这句话,姐妹们一阵狂笑,狂笑之后,有的摸摸她的头,以为她在发烧,在说胡话,有的硬要拉着她去医院,说她精神有问题,还有的直接说这姐们没救了。虽然如此,但姐们不愧是姐们,义气面前还是靠得住的,她们一行要帮助她表白。可是她拒绝了,她们里边个头最小的也有一米六九,她不想让他难堪,他知道男生所谓的尊严,很薄,很脆弱。

可是,他拒绝了她,原因很明了,他知道,她也知道,别人更明白。她居然很开心,并决定每学期都表白一次,直到他答应为止。他不是不喜欢她,反而就是因为太在乎她,不愿耽误对方,青年所谓的伟大,很执着,也很慷慨!但她每次都会约他,虽然他百般拒绝,但最终都逃不过机灵的她的法眼,只能硬着头皮上,虽然每次都是那些老掉牙的套路,逛街,买东西,吃饭,有那么几次竟是看电影。每次出去,遇到认识的不认识的她都介绍他是他男朋友,无论是老师,同学,甚至是售货员阿姨,移动公司营业员她都不遗余力的重复着老掉牙的台词,似乎要让全世界都知道,他是她的,她一个人的。

转眼间他大四了,依然没有答应她的表白,她也是说到做到,每学期都举行那么一次盛大的表白一时,他们彼此的同学都把每学期的表白当做一次节日来过了。这三年期间,她约过他无数次,一起看过桃花烂漫,一起看过瀑布急湍,一起踩过落英缤纷,一起踩过冰装玉砌。然而,始终他未开口答应。这三年期间,他有约过她一次,当时他因工作的事心烦意乱,发消息给她,约她出来走走,中休期间看到短信的她,放弃了正在进行的比赛,只身离开球场,陪着她走过了一片胡杨林,当时正值深秋,她像大姐姐一样安慰他,她默不作声,紧紧地胡杨林,只有沙沙的落叶被踩碎的哭泣声。但那时她最得意的一个黄昏。深秋的夕阳,那钠黄钠黄的,阳光从掉光树叶的胡杨照进来,照在她们身上,两张稚气的脸,一对层次的背影。但她很满足,多年后,当他回忆起那一幕时,仍然脸带笑意。

他毕业了,走了,什么都没留下,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“我知道,在你心目中,我对你的重要性远远比我的身高重要得多,但是,请给我3年时间,若三年以后我还不会来,就证明我变心了”。就凭这句话,她放弃了进国家队的机会,甘愿留校做一名普通的教师,苦苦等了三年,终于三年期限到了,可他没来。她的家人催她结婚,但她不安心,她坚信他会回来,他坚信一个青年的伟大,很执着,也很慷慨!

就在第四年的冬季,天下着雪,三岁小侄女嚷着要出去玩雪,实在无奈,她独自领着小侄女不知不觉得就走到了那片胡杨林,小家伙玩的不亦快乐乎,她却在哪儿抹眼泪。不经意转头时发现,他就在不远处,还是那双黝黑的双眸,似乎多了点沧桑,少了点稚气,多了点成熟,少了点冲动。他两对视良久,他看了看得意的她,又看了看她身后的小孩,终于他说话了“我来晚了。”她刚要答复,他又开口了“既然你已成家,我不便再打扰”。撂下这句话,他转身离开。她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,再也没有当初的镇定“小姨,你怎么哭了,大坏蛋,你欺负我小姨,小姨,你不要怕,婷婷来保护你”说着摆出一幅侠女的姿态挡在他的面前。他回头了,泪水蒙住了那双黝黑的双眸,生生的跪在了她的面前。她急忙冲过去将他扶起,他顺势将一枚钻戒牢牢地套在了她右手的无名指上。

他知道,在这个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女人面前,她是多么的伟大,执着,而且慷慨,其实她也知道,在这个比自己矮一头的男人面前,他是多么伟大,执着,而且慷慨。她知道这个男人,为了娶她,这些年在外没日没夜的打拼,她相信,他终会回到她的身旁,他知道,这个女人,将自己的青春投资给一个低自己一头的男人身上,他没有理由让她输,拼了命也要给她幸福。

于是,他终有所成,誓与她相守一生。

上一篇:冷吗,冬至
下一篇:相见随缘
你可能感兴趣的